小影呓语

一枚草履虫。

《滴,好妹妹2017演唱会首场洛阳站打卡》

2017年4月15日,洛阳体育场,晴转小雨转暴雨转小雨转大雨转不停

串场跑到蔡健雅演出区,和园园一路小跑又错走冤枉路,好容易摸到好妹妹现场,入场已几近过八时一刻,妹友们已经各就各位,匆匆弯腰寻了座位坐下。

刚坐下不久,小厚和秦昊闪亮登场,现场掀起一篇欢呼的浪潮。一上来秦昊就红果果地开始推销新专辑《实名制》,还扬言要把购买专辑的二维码挂到大屏幕上。

既然率先提起了新专辑,那肯定要唱一首新专辑中的歌了,于是有了《便利时光》。

没唱几首,内场竟然莫名其妙陆陆续续有人离场了。正纳闷呢,旁边迷第说:哟,下雨了。还好还好,姐有先见之明,买的看台票,哈哈~说完和园园相视一笑。

雨水如柱,雨势如倾,秦昊的妆花成了烟熏妆,刘海淋成了林宥嘉。台上两只面不改色,倾情演出。秦昊说,走的是朋友,留下来的都是亲人。秦昊还说,遇水则发,大发发~

来之前心里默想:陈粒要是今晚来的话,那姐妹儿这票可就赚了。眼瞅着好妹妹波澜不惊的唱调再掀不起现场一丝高潮,于是还真有人来救场了。

用“喧宾夺主”来形容粒粒的登场一点也不为过。被淅淅沥沥不停歇的小雨冲走的内场观众,一看到屏幕上的《易燃易爆炸》连忙一边尖叫一边折返场内。这欢呼声,这尖叫,比刚才那两只在台上时高出了整整两百分贝。也不知那在后台擦身子补妆换衣服的两只听到这欢呼声会不会心寒:合着忙活了这好几年好容易撑起的这个大场子是替大粒粒培养群众基础呢……

对了,套用秦昊的一句话:用“眼前一黑”来形容大粒粒的登场也是分外恰当的,真是一身黑呀,不过我喜欢,可惜只唱了个《易燃易爆炸》和《小半》就退居幕后了,好歹也唱个《妙龄童》让我跟着唱两句呀……

唱新专辑歌曲《无声河流》的时候, 突然的一声响亮的大雷好像在喝彩,和如水的灯光交相辉映,把演出推向了一个小高潮。

唱《谎话情歌》的时候,雷公也来凑热闹,一记闷雷打来,好像在谴责那些口是心非的人。

内场的人走了来,来了走;天上的雨大了小,小了大;显示屏好了坏,坏了好。淹了内场,湿了站台。有道是:走的都是朋友,留下来的都是亲人。

时至八点,说起了洛阳,聊起了牡丹花会,台上两只说要唱最后一首花歌来应应景儿:《我可是你手中那一朵鲜花》。心想着:这么快就结束了?边准备和园园离场。

《鲜花》结束,节奏响起,鼓手登场,妹友秒懂,和着鼓声一声一声大声呼唤“好妹妹”、“好妹妹”——就是嘛,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说再见?!《不说再见》音乐响起,两只在千呼万唤中炫酷登场。一边享受惊喜一边在心里骂这两只“大骗子”!

唱了邓丽君的 《清平调》,唱了苏打绿《你在烦恼什么呀》,唱了自己的新歌《给自己的信》。

最后一曲《往事只能回味》,伴随着小厚喋喋不休的感谢CCTV以及贝斯手键盘手吉他手鼓手等诸位的逐一亮相,接近尾声。

评论

热度(1)